[关闭]
陈建永《梦中的黑卡杜瓦-斯里兰卡项目》
发布时间:2019/4/18

/中原分公司 陈建永

我在斯里兰卡呆了将近四年,如果有人问我最喜欢哪个海滩,毫无疑问,肯定是黑卡杜瓦海滩。一碧如洗的海水、延绵的金色海滩、温暖柔和的阳光、郁郁葱葱的椰林、婆婆娑娑的树影、夕阳下的欢笑……宛如印度洋畔的世外桃源。

黑卡杜瓦距离首都科伦坡98公里,从科伦坡乘坐公交、火车或自驾都可以方便到达。作为斯里兰卡三大著名海滩之一,黑卡杜瓦以浮潜胜地著称。在每年的11月至次年的4月,正是黑卡杜瓦最美的时候,风平浪静,海水清澈,能见度最高,带上一个简单的浮潜面罩,就可以开启一段奇妙的浮潜体验。

站在海边就可以看到一些透明的鱼若隐若现在岸边游来游去,往前走两步,待到海水淹没腰部,轻轻浮在海面,面部朝下,就可以看到那些若隐若现的鱼儿竟然是成千上万条,宛如一堵“鱼墙”。这些鱼儿游得飞快,近在咫尺,感觉随手可得,但是手还没伸过去,这些鱼儿仿佛未卜先知般飞速离开。如果手上拿一块面包,在海水里轻轻搓碎,无数只鱼儿便会争先恐后的抢食,此时你就看到数不清的鱼儿围在你手边,时不时的还会碰一下你的手。

再往深处,逐渐能看见珊瑚群。多姿多彩的珊瑚在海底流光溢彩,海草在珊瑚边摇曳生姿,色彩斑斓的鱼儿在珊瑚见穿梭,时而啄一口海草,时而吐一个泡泡。幸运的话,还可以看见海龟,笨拙而可爱的大海龟在海里变得灵动起来,鱼鳍轻轻摇摆,随着洋流上下起伏,逐渐远去。

在更远处的海底还有飞机、船体残骸,包括1903年沉没的英国壳牌公司所属第一艘油轮SSConch也沉在这里,在岁月的洗礼下,机械的残骸上覆盖着泥沙和水草,鱼儿在残骸间自由自在。在那里探索,恍如进入另一个世界,一幅幅曾经的画卷就在眼前展开,无言的诉说曾经的悲喜。

浮潜可以使人宁静,当身体还海里漂浮的时候,灵魂也开始轻灵,内心的平静自内而外的洋溢,远离尘世的纷纷扰扰,一扇光明之门打开在眼前。向左、向右,下沉、起伏,没有人会要求你怎么做,只需要随心而喜。移步换景,随时都会有惊喜。

海底时间过得飞快,两三个小时往往倏忽而过。浮潜完了,在沙滩上铺上一张毯子,趴在毯子上,翻一本书,开一个椰子,背上抹上椰子油,就可以舒舒服服的晒个太阳。来海边,不晒个古铜色,真对不起这良辰美景。

夕阳西下的时候,沿着海边走一走,和当地人还有外国游客玩一下沙滩足球或者排球,不论种族和肤色,大家在一起欢笑。海面被夕阳燃烧至金黄一片,孩子们在沙滩上尽情的嬉闹,村落间炊烟袅袅,牛羊下山占满了街道,若有若无的诵经声和汽笛声也从远处传来,平静而祥和,生活的真谛就这样简单的诠释。

夜幕降临,坐在海边,喝着科罗娜,听着海浪低吟浅唱,看着大海远处的渔火点点,宛如天上的繁星,一刹那往事涌上心头,不觉间,青春又醉倒在,籍籍无名的怀。

我喜欢黑卡杜瓦,那里没有最好的海、没有最好的沙滩、没有最好的珊瑚,但是融合在一起,产生了奇妙的化学反应,形成了却是最美的画面。累的时候,在周末我会一个人乘坐火车过去,在那里看看大海和浮潜。

看孤帆一片船行渔歌,看大河入海肆意汪洋。

看海鸥点水碧波湛湛,看孤舟蓑笠只影独钓。

看沉舟侧畔千帆竞发,看金沙海滩人生百态。

看海底世界折戟沉沙,看斑斓多姿奇妙物语。

不知不觉,已来兰卡近四年。兜兜转转,峰回路转,不见沧海桑田,但有物是人非,唯一不变的就是大海。这些年的时间,朝夕与印度洋相伴,已经习惯了淡淡咸味的空气,也习惯了湿润凉爽的海风。已经习惯了暴烈的炎日,也习惯了夏日汹涌的雨水。

无论习惯不习惯,黑卡杜瓦都在那里。无论是旺季的游人如织,车水马龙,还是淡季的门可罗雀,凄凄惨惨,黑卡杜瓦一直在那里。夕阳西下的金黄海面,孩子们的笑声回荡天边,村落间袅袅炊烟,村民撵着牛羊下山……谁也带走不了那里的平静与祥和,谁也带走那里的富足与美丽。

黑卡杜瓦,一直在我梦中。